搜索
当前位置: 凤凰秒秒彩 > 读信号 >

识别微妙信号的“读心术”

gecimao 发表于 2019-06-06 18:05 | 查看: | 回复:

  ]卡特里娜属于社交敏感型,她拥有不可思议的天赋,对最微弱的情绪信号的感受极为敏锐,能够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情绪信号。如:瞳孔微微放大、眉毛上挑。她一看到这些信号,就知道对方的感受。

  《专注》,【美】丹尼尔戈尔曼 著 杨春晓 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4月

  卡特里娜(化名)的父亲脾气很暴躁,她小时候总是害怕父亲随时乱发脾气。因此,卡特里娜养成了过度警觉的习惯,她对微弱信号异常敏感,比如只要父亲声调提高、眉头紧皱,就意味着狂风骤雨要来临了。

  卡特里娜长大后,情绪感受性越来越高。比如,读研究生的时候,她通过观察别人的身体语言,居然发现了一位同学与教授有私情。

  她发现他们的身体产生了微妙的同步性。卡特里娜告诉我:“他们会一起移动,她动一下,他也跟着动一下。我看到他们的身体密切协调,和恋人一样,于是我想到了,噢,真恶心……”

  她又说:“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动作,但在恋情初期,他们彼此的回应非常强烈。”

  仅仅几个月后,那个同学就向卡特里娜透露了与教授的地下情。卡特里娜说:“他们分手了,但身体语言依然保持一致。”

  卡特里娜表示,不管和谁在一起,“我对很多信息极度敏感,比如眉毛上扬、手移动了一下,但一般人感受不到这些。实在太混乱了,我知道得太多,我快受不了了,我太敏感了”。

  卡特里娜的感受有时候会公开化,这不仅让别人不舒服,也让她自己手足无措。“我开会迟到,所有人都在等我。他们表面说得非常客气,但身体却出卖了他们。我从他们的姿势和他们不敢看我的眼睛判断出,他们生气了。我顿感悲伤,如鲠在喉。”

  卡特里娜说:“我总能发现我不该发现的东西,这就是问题所在。我总是无意中知道了别人的隐私。很久以来我没有意识到,我不应该把知道的每件事情都说出来。”

  卡特里娜从她的团队成员那里得到反馈,他们说她太咄咄逼人了,于是她开始接受一位执行教练的训练。“教练说我有泄露情绪信号的问题当我无意中觉察到我不该注意的事物时,我的表现方式会让别人以为我一直在生气。所以,我现在也必须多加小心。”

  卡特里娜这种人属于社交敏感型,他们拥有不可思议的天赋,对最微弱的情绪信号的感受极为敏锐,能够发现别人都发现不了的情绪信号。例如,瞳孔微微放大、眉毛上挑,或者身体摇摆,他们只要一看到这些信号,就知道对方的感受。

  但是,这种天赋同样可以使我们在社交世界里游刃有余,我们知道什么时候不该提敏感话题、别人什么时候需要独处、什么时候需要对他人好言安慰。

  识别微妙信号的能力在人生的很多领域体现出很大优势。比如,打壁球和网球的顶级运动员可以根据对手发球前一刻细微的姿势变化,预判发球的落点。像汉克 阿伦这样伟大的棒球击球手,他会在赛前反复观看对方投手的录像,捕捉可能暴露来球方向的隐秘信号。

  卡内基梅隆大学人机交互研究所主任贾斯汀 卡塞尔对类似的同理心能力进行了科学研究。卡塞尔表示:“我和家人喜欢玩观察人的游戏。” 卡塞尔在童年练就的察言观色的本领,在读研期间得到了进一步增强,她曾经观看了几百个小时的录像,录像里的人在描述刚刚看到的一幅漫画,她重点研究这些人的手部动作。

  这些录像每秒30 帧,卡塞尔一帧一帧地细抠,对手势的变化、手的指向性、空间位置以及活动轨迹等,进行详细注释。为了检验准确性,她根据注释倒推,看自己能否精确地还原手部动作。

  最近,卡塞尔又对脸部肌肉的细微运动(比如眼睛注视的方向、眉毛上扬以及点头等)进行了类似研究。她对照录像一秒一秒地记录和验证。目前她已经研究了几百个小时的录像,而且在研究生的帮助下,这项研究直至今日还在卡内基 梅隆大学继续进行着。

  卡塞尔认为:“手势一般出现在讲到最需要强调的内容之前。一些政治家看起来不够真诚的一个原因就在于,有人教他们怎么做具体的手势,但没教他们什么时候做手势,因此,他们在讲完需要强调的内容之后才做手势,总让人感觉他们讲的是假话。”

  做手势的时机表明了手势的意义。如果时机不恰当,积极的表述则会带来消极的效果。卡塞尔举了一个例子:“假设你说‘她是这个工作的最佳人选’的同时,抬起眉毛、点头,而且重音放在‘最佳’上,你传递的情绪信息就是非常积极的。但同样的话,假设你说完‘最佳’之后稍加停顿,然后才点头和抬起眉毛,你传递的情绪信号就变成了讽刺你真正的意思是她没有那么好。”

  对于非言语形式的元信息,我们的理解是即时的、自动的,而且是无意识的,无论是言语还是纯粹的身体姿势,或两者兼有。卡塞尔表示:“我们对别人传递的信息会进行理解。”我们从他人身上接收到的一切信息,都在无意识层面产生了意义,并常常为自下而上神经回路所理解。在一项研究中,实验对象表示“听到”的某个信息其实来自他们看到的某个姿势。比如,实验对象听到的是“他从管道的底部走出来”,而看到的是说话者把手握成拳头,上下挥舞。结果,实验对象最后表示听到的是“然后走下楼梯”。卡塞尔的研究让我们认清了稍纵即逝的身体信号,自动神经回路接收的信息被自上而下的意识忽略了绝大部分。

  这些隐秘的信息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比如,婚姻研究专家很早就知道,如果伴侣一方在冲突中经常流露出厌恶或轻蔑的表情,他们继续在一起的概率就很小。在心理治疗中,如果治疗师和求助者动作同步,就可能取得更好的治疗效果。

  本文摘自《专注》,【美】丹尼尔戈尔曼 著 杨春晓 译,中信出版社,2015年4月。

  《不是读心术,不是心理学,不是魔法》书评2014.06.13

本文链接:http://arnybarn.net/duxinhao/458.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